钟南山:预计全球疫情能控制下来 4月底出现拐点


当前正在实行的分区分级差异化管控措施统一按本通告精神作出调整,如有变化另行通知。

商场、大型连锁超市、餐馆、娱乐场所、演出场所(馆)、网吧、旅馆酒店、洗浴中心、美容美发、洗染、摄影、家电维修、会展、图书馆、博物馆、批发、汽车(含二手车)交易、拍卖、物流、仓储、汽车拆解、电商公共服务中心等各类公共场所全面开放。

二、尽快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当下,新冠病毒已成为世界之公敌,然而泛暴派却只玩政治不抗疫。香港市民直言“我们好痛恨病毒,但我们更讨厌‘黄毒’。”香港《大公报》评论指出,大战当前,最重要是不添烦添乱,让社会集中资源精力,抗击疫情。泛暴派抢眼球、却提不出任何具体措施的行径,只是平添病毒扩散的风险,完全是不择手段、不负责任,罔顾公众健康。

(十)做好市民个人卫生防护。增强个人卫生防护意识和科学防护能力,在疫情结束前做好“八件事”:勤快洗手、多戴口罩、少进人堆、开窗通风、不碰野味、煮熟食物、及时求医、不要恐慌。

“我可能确实比一般人心大,或许和平时救治的病人有关,很多是治疗很棘手或者其他医生不愿意治疗的病人找到我。见到了更多人间的苦难和悲痛,我觉得今天的我不算什么事儿。”直播里,陶勇和大家分享了自己从医经历中,接触的几个印象深刻的例子,其中就包括一个曾经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的小女孩。2002年,还在北大人民医院做研究生的陶勇接触到了这个当时只有两三岁的小患者。他回忆,那时,孩子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无奈摘除了一只眼球,但是另外一只眼球也发现有肿瘤迹象。医生通过各种手段对另外一只眼球进行治疗,小女孩每两三个月就要接受治疗,而当时她家里经济情况非常糟糕。“爸爸带着她从河南农村出来,在北京居无定所,住过医院附近的地下通道,就这样给孩子坚持治疗了十年。”陶勇说,孩子的命最后保住了,但是另外一个眼球没有保住,变成双眼摘除。即便如此,这个孩子的内心依然非常阳光开朗,笑容总洋溢在脸上。此后,陶勇和孩子的爸爸一直有微信联系。当孩子的爸爸从网络上得知陶勇被砍伤的消息后,要给陶勇捐1000元,表达心意。陶勇没有收他的钱,但是这件事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感动。“患者是自己最好的老师。”陶勇说,病人没有在最困难、最黑暗的时候被人拒绝,他们就能仍然对世界抱有感恩的心。他感谢老天爷,让自己一直看到真善美。“我自己遇到劫难,但我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他说。

小区外来人员,及外卖、快递、投递、家政维修等人员经“亮码”和测温后,可正常出入。

伤医事件过后两个多月,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第一次以直播的形式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虽然还没有完全康复,但陶勇的情况已经明显好转。回顾自己的受伤和抢救经历,他形容如同“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但是他也表示,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希望康复后能返回工作岗位。

香港建制派议员谢伟俊、黄宏泰及林伟文去信向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事件,29日多名香港政界人士亦公开发声,要求制作防疫包的香港湾仔循道卫理中心应交代事件的来龙去脉,并要求暂停向团体发还约59万元的拨款。香港湾仔民政专员陈天柱已同意这个财政年度内将不会拨款予有关机构。

伤医事件过后,陶勇被问及会对想学医的年轻人说些什么。他在直播中表示,和很多发达国家不同,屡屡发生的伤医事件和现在的医疗环境,导致国内很多学习成绩很好的孩子不愿意或者不敢学医。“我想对内心对学医感兴趣的孩子说,在选择面前,没有标准答案。”陶勇认为,随着时代变迁,不存在“最好选择”的标准答案。他说,如果年轻人真的对学医感兴趣,愿意帮助别人、救死扶伤,并能通过医治病人找到人生价值,从而提升自己内心境界和素养,那么就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在陶勇看来,选择学医,更多的是应该把医学当做修行的一条路,在这条路上会看到光明。他还表示,相信随着社会进一步发展,医疗环境会得到改善。目前,陶勇的康复过程将至少再持续两个月以上,他也希望自己能够尽快返回工作岗位。伤医案陶勇医生:看过太多悲惨命运 更能承受打击  2020年1月20日,北京朝阳医院眼科主任医师陶勇遭遇了一场生死劫难,他在出门诊时,被一名患者拿着菜刀追砍,使其左手骨折、神经肌肉血管断裂、颅脑外伤、枕骨骨折,失血1500ml,两周后才得以脱离生命危险。陶勇:“如果有一天能再见到他(伤医者),我想让他看看我背上腰椎手术留下的伤口,我想告诉他,当时我们给他做手术,包括给他省钱,对他真的是仁至义尽。我想让他知道,其实这个社会没有他想的那么黑暗”。3月29日凌晨,深圳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发布《关于进一步调整疫情防控措施的通告》,强调做好疫情“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同时,调整发布了全市的疫情防控措施十条。